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二十八章 京中局势(1/2)
吾家娇女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随着时间的流逝,京里的情况越发的对太子一派不利,仍坚守在太子这边的仅剩下荣王府、安国公府、平国公府、英国公府、靖边侯府、临江伯府、效恩伯府、晏府、乔府、兵部尚书崔府,这十家了,就是怀恩公府都开始观望了,左右秦王也是余皇后所出,太子不在了,支持秦王上位,也是一样的。

  还好信王府、宁国公府、威远侯府、镇北侯府、保清侯府、祥忠侯府、忠德伯府和谯郡伯府这些中立的还保持中立。德王府和济北王府虽由支持变成观望,但好歹没有倒向楚王那边。

  楚王妃被人吹捧了几天,觉得自己即将成为太子妃,整个人都飘起来了,跑到晏府耀武扬威,还假惺惺地道:“这儿毕竟是我的娘家,即使娘家人以前不帮衬我,可我心软,还是割舍不下娘家这点亲缘和血脉。王爷素来宽宏大度,是不会计较以前那些事,这往后……”

  “王妃,如今怎样,往后还怎样。”晏老夫人打断她的话,且别说楚王还没上位,就是上位了,晏家也不想讨好攀附。

  “老太太,这是你一个人意思还是我父亲的意思?”楚王妃不悦地诘问道。

  “这是晏家人的意思。”晏老夫人沉声道。

  楚王妃目光锐利起来,盯着晏老夫人,“晏家这是要一条道走到黑吗?”

  “是的。”晏老夫人坦然答道,做墙头草是最危险的,更何况晏家跟太子牵扯太深,就好像是一条大船,在河里已行程过半,不好调头了,再者晏家也没有想过调头,更何况小孙女暗示过了,太子是在装昏迷,晏家怎么可能改弦易辙?

  “好好好,既然不领我的情,我到要看看晏家日后怎么收场?”楚王妃怨怼地道。

  “这就不劳王妃操心了。”晏老夫人淡笑道。

  楚王妃拂袖而去,这个娘家,她是再也不想回了。

  晏家是怎么也不会沾楚王府的边,可楚王妃铩羽而归后,香城县主又来请帖,邀请晏萩去城外山庄去纳凉。夏至后第三个庚日便入伏了,三伏天不仅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,病菌瘟疫流行,高温还易让人中暑。

  伏天太热,寻凉处避暑,乃是习俗,但是晏萩觉得她和香城县主还没好到结伴出门小住的地步,再者她虽然觉得傅知行会平安归来,可到底没见着人,她是真没有心思出门去应酬一个平素来往不多、还互相看不顺眼的人,让花椒写回帖,“就说我身体不适,不便外出。”

  次日,晏萩去春晖堂给晏老夫人请安,郁芳菲寻她说话,“十二妹妹,你什么时候和香城县主去城外的山庄呀?”

  “不去,我已经回绝了。”晏萩浅笑道。

  郁芳菲一呆,昨儿夜里想了一堆的说辞,这下全派不上用场了,“伏日炎热,去山里纳凉正好,你怎么给回绝?”随着年龄增长,郁芳菲越发的着急了。

  晏萩正颜道:“太子还没有苏醒,太孙还没有找到,就连圣上今年都不出宫避暑了,我出城去避暑,这不是惹人闲话吗?更何况避暑纳凉不必择地,只要心静即好。”郁芳菲打的什么意思,晏萩心知肚明,她才不会如她所愿呢。

  “潇潇顾忌的对,都安生些呆在家里,别总想着出门。”晏老夫人点了一下郁芳菲,自从在洗石庵里给郁老太太供了往生牌位后,郁芳菲已经出门两次了,这不是好现象。

  晏萩看了眼郁芳菲,郁芳菲去洗石庵的事,她也知道,不过郁芳菲去庵里挺安分的,晏萩只能让人盯着她,不能搞什么动作;这个郁芳菲可比晏芗聪明的多,下药那事,一开始的确是她引导的,但郁芳菲若是发挥的不好,晏芗有可能不会被送去寺庙跪经。

  “我是看天气炎热,十二妹妹身子骨弱,怕她在家里住着不舒服,所以才会劝她去城外纳凉的。”郁芳菲巧舌如簧,摆出站在晏萩立场说话的态度。

  见郁芳菲拿自己做伐子,晏萩冷笑,道:“郁表姐,这里是我家,我怎么可能住着不舒服?”晏萩特意把表姐二字咬得格外清楚,言外之意,大家领会。

  郁芳菲接不上话了,手紧紧地捏着扇柄,原以为晏萩是个好的,现在看来,也一样瞧不起她这个寄居的孤女。

  “冰窖里的冰,可还够用?”晏老夫人换了话题,郁芳菲到底不是自己的嫡亲孙女,有些话只能点到为止。

  “够用了。”晏大太太笑道,其实今年也不算太热,身体弱的晏萩至今还没用冰呢。

  “让庄子里多送点西瓜来,那个解渴。”晏老夫人又道。

  “我一会就让人去庄子拉两车回来。”晏大太太立刻道。

  又闲话了几句,大家就离开了春晖堂,晏大太太和王氏去处理内务,晏萩等人则去了学堂。现在晏萩是上一天学,休息一天,但她也没有拉下功课,该练的字练了,该背的书背了。

  只是那位古板的堂叔祖却觉得晏萩太过散漫,每每挑她的刺,不是说她有一笔没写,就是背书背得不流畅,今天又是如此,“晏萩,《笠翁对韵》已学完,今天老夫得考你,看你有没有用心。”

  晏萩起身道:“先生请。”虽然对这位老先生很不感冒,但明面上还得尊师重道。

  “竹笋出墙,一节须高一节。”老先生道。

  “梅花逊雪,三分只是三分。”晏萩对出下联。

  “方若棋盘,圆若棋子,动若棋生,静若棋死。”老先生得意地笑道。

  晏萩蹙眉,用得着出这么难的对子,她又不是才女,想了想,道:“方若行义,圆若用智,动若骋材,静若得意。”

  见她又对上了,老先生皱起眉头,沉吟片刻,才道:“二猿断木深山中,小猴子也敢对锯。”

  呀,这老东西居然骂人,晏萩也不客气地回道:“一马陷足污泥内,老畜生怎能出蹄。”郁芳菲等人都惊呆了,晏萩怎么敢骂先生?

  老先生气得胡子翘了起来,“晏萩!你好大胆子。”

  “先生,我对的不工整吗?”晏萩一脸无辜地看着他。

  老先生被问的哑口无言,就对子而言,当然工整,但是……

  “先生连出三个对子,学生也想出三个对子,向先生请教。”晏萩笑盈盈地道。

  老先生忍下怒气,道:“你说。”

  “这第一个上联是:白塔街,黄铁匠,生红炉,烧黑炭
为您推荐